年輕人捧紅的做飯生意經:博主忙賣課帶貨,機構月入百萬
2022-06-24 12:00 做飯市場 內容平臺

2年輕人捧紅的做飯生意經:博主忙賣課帶貨,機構月入百萬

來源:Tech星球(ID:tech618) 作者:陳橋輝

干飯的年輕人熱衷學做飯。

繼“吃播”后,又一美食垂類“做飯”,在年輕人中火了起來。

“由于疫情反復,居家辦公這段時間,自己在短視頻上學了不少的菜式,Get了新技能,也讓自己變胖了許多。”小麗在朋友圈里苦惱地說道。

如今,與小麗一樣,在各個平臺上學習做飯的年輕人不在少數,在朋友圈、小紅書中,曬自己做飯經歷的比比皆是。

疫情后,年輕人做飯的熱情高漲,一點兒也不亞于此前抖音運動健身領域的“劉畊宏熱”。據小紅書的數據顯示,2020年,小紅書社區美食類筆記發布量同比增長230%,成為社區第三大品類。而抖音、快手上千萬級粉絲的美食博主也大量涌現。抖音、B站、快手、小紅書等平臺正逐步取代美食垂直內容社區,成為年輕人觀看美食內容以及消費的新選擇。

做飯視頻火熱的背后,也帶動了與做飯相關的生意,比如一些做飯博主開啟直播帶貨、賣課、接廣告等,這些博主依靠這些變現方式,獲得不菲的收入,關鍵是年輕人也愿意為學做飯付費。

抖音美食博主李星向Tech星球透露,今年上半年,他依靠發布做飯內容,漲了10萬粉,而且每月依靠賣課,也為其帶來了萬元以上的收入。目前,李星正籌備多個美食垂類賬號,吸引更多年輕人的味蕾。

《食神》里,史蒂芬·周說出了廚藝的真諦:“也許沒有食神,也許人人都是食神。”或許,大家正是沖著這股想當“食神”的勁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想學做飯,從而催生出新的消費賽道和生意經。

01 年輕人不僅要會吃,還要當“廚神”

疫情之下,做飯成為大家追捧的技能。

最近,抖音、B站上,出現一個熱梗:“吃了咸菜滾豆腐,皇帝老子不及吾”,這句話來自于電視劇《天下糧倉》中,一個縣太爺打趣的話。有人就問到,“‘咸菜滾豆腐’到底是什么?,竟敢讓吃了此菜的縣令口出狂言。”

實際上,“咸菜滾豆腐”僅是一道以豆腐和咸菜為主料烹飪的特色小菜,并沒有電視劇里說的那么夸張,這道特色菜能夠在內容平臺上突然出圈,少不了做飯博主的推動。

在抖音上,以“咸菜滾豆腐”為話題詞的視頻播放總量達1.3億次,此外,抖音上還出現了“鯉魚焙面”、“蔣侍郎豆腐”和“荔浦芋頭”等熱門做飯視頻,與“咸菜滾豆腐”并稱“抖音四大名菜”。

這些出圈的做飯視頻都有一個共同點,都是重現影視劇中的名菜,再用現代烹飪手法展示給觀眾看。抖音做飯博主李星表示,這樣的做法,可以勾起觀眾的興趣,畢竟能將影視中的菜,真實展現出來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為有些菜可能有菜譜,還能夠進行模仿,但有些菜純屬臆造,比如《中華小當家》中的“彈跳甲魚湯”,民間并沒有這道菜,就需要博主們去探索做法。

除了專業博主的帶動外,一些明星也分享自己的做飯視頻,比如演員李立群在今年上海的疫情期間,由于無法出門,開始在抖音上記錄自己的居家生活,特別是將一些做飯視頻進行分享,如“帶魚炒韭菜”、“五花肉炒蒜苗”等,并炒了一道自創的菜:韭菜蝦皮小白筍,這些做飯的視頻都引起了觀眾的熱評。

通過這些熱梗、專業人士以及明星名人的推動,年輕人也開始模仿和學習烹飪,Tech星球發現,在抖音、快手和B站等平臺上,有不少的年輕人開始分享自己學習的新菜式。

沈洋告訴Tech星球,此前自己并不會做飯,后來是在B站上看到一位美食UP主的做飯視頻后,才開始學習他的烹飪手法。另外,在B站上,也有一些人開始記錄自己的做飯心得,成為類似于健身運動的打卡模式。

疫情中,一些做飯的App也如雨后春筍般出現,下載量也獲得飆升。

根據七麥數據顯示,美食佳飲類App 開啟逆襲,在2020年2月底的最后一周,蘋果應用商店內的美食佳飲榜中,做飯類產品躋身前十強,超過了餓了么等App,特別是年輕人中使用最多的一款名為“下廚房”的App,曾強勢霸榜一段時間。

目前,“下廚房”App在蘋果應用商店的美食佳飲免費榜中排到第10位,暢銷榜則是第一位,而其他做飯產品雖然排名有所下降,但都在前百名內??梢娮鲲堫怉pp正逐漸成為用戶日常的生活工具。

在大環境和流量的推動下,做飯、烹飪的熱度逐漸在年輕人圈層蔓延開來。

02 “做飯熱”背后的生意經,普通人也能年入百萬

做飯背后的生意經,也同樣吸引著外界關注。

當前,依靠做飯來變現方式豐富多樣,創作者在平臺除了賣菜譜、教學外,還有售賣與做飯相關的食材和廚具等商品,并開啟直播帶貨模式,另外,像一些博主也會接一些餐飲廣告等。

一位行業分析人士表示:做飯所帶來的色香味能夠極大的刺激觀眾學習和分享的欲望,形成一種良性互動,最終不斷刺激美食視頻市場的擴大。這也是為什么點開他們的視頻,點贊和轉發總是高的嚇人。有了流量,就有了變現的基礎。

“我之前一直是全職太太,后來發現疫情期間有不少的人開始拍攝做飯視頻后,我也嘗試著去做,沒想到從去年1月到現在,已經積累了10萬的粉絲,粉絲微信群有12個,每天都有粉絲在群內討論做飯的心得,感覺大家對學習做飯的熱度很高。而為了更好的變現,我將此前的做飯視頻內的步驟進行更詳細的講解,并打包做成課件售賣,價格在60元,里面包含20多樣家常菜和部分獨創的菜譜,如果有不懂的方面,顧客也可以直接向我詢問,依靠賣菜譜視頻的方式,目前自己的月收入可達1萬多元”,施麗說道。

一位在互聯網大廠工作的年輕人徐飛表示,此前他就是一個典型的宅男,一日三餐基本上是靠外賣或者在外面的攤點解決,但經歷過上海的疫情后,才發現做飯的重要性,畢竟在疫情期間,外賣并不是好的選擇,如今已在抖音、B站等平臺向博主付費學習菜譜,有時也會在直播間購買相關的廚具?,F在徐飛已經是一個做飯小能手,并在小紅書中有著自己的做飯小圈子。

對于付費學習做飯,徐飛認為自身是能接受的,畢竟能夠更加詳細的獲得做飯的技巧和步驟,而且,還可以得到更多廚藝上的認可和選材上的新知識,也為以后成家過日子打基礎。而與徐飛這樣,樂此不疲的在做飯上進行付費學習的人并不少。Tech星球發現,在QQ中,有些00后都開始成立做飯小組,向年輕人推銷做飯課程。

而與施麗一樣,石磊也是一個美食烹飪自媒體,目前他在抖音上有30萬粉絲,他的變現模式,則是通過接一些與美食相關的廣告,收入在小5位數左右,他并不局限于抖音,又開始尋求新的渠道變現。

目前,石磊在視頻號上進行做飯的視頻創作,并積累了一定的粉絲量?,F在和其他的創作者聯合在視頻號上嘗試直播帶貨,帶貨的商品主要與美食相關,“保健食品、家電、土特產、休閑零食、廚房工具,只要是我推薦,直播間的觀眾會很爽快的下單,一場直播下來,可銷售近50單,每單可帶來10%的提成,月入近萬元”,石磊說道。

石磊還透露,他認識的一個大博主,現在正準備建立自己的做飯品牌,成立公會,打造一個大的做飯類的內容矩陣,并計劃推出App和小程序,準備進軍這條商業鏈的上游,估計月收入可破百萬。

03 大廠與平臺加碼“推波助瀾”

做飯火熱的背后,離不開疫情的因素,以及美食創作者的助攻,同時也離不開平臺的加碼。

Tech星球發現,互聯網大平臺,如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針對做飯做菜類需求,推出了相關的功能和活動,比如外賣平臺加入了菜譜功能,該功能可幫助用戶學習做飯技巧,有產品人士認為,該功能的出現從側面推動了用戶的下單欲望,畢竟做飯的前提是食材,食材則可以從平臺上購買。

抖音在近期推出了“跟著抖音學做飯”的活動,為創作者提供流量獎勵。有博主向Tech星球表示,抖音對于做菜這塊的投入并不少,每年都有幾次相關的活動,而且依靠這些活動,博主也能夠獲得更多的流量。獲得流量的博主能夠迅速成長起來,為抖音進行商業化反哺,比如直播帶貨、廣告變現等。

同為短視頻平臺的快手,對美食創作的投入力度更大。2019年,快手推出“美食家計劃” ,提供超10億元流量扶持,隨后又舉辦“川菜文化新時代”線下交流活動,加強在活動上的運營,同時為了更好地為創作者變現,還在其“付費內容”欄中加入了“秘制食譜”專區,成為做飯創作者們的一個重要的變現渠道。

作為后浪們聚集地的“B站”也曾在過年期間,推出“新春廚神大作戰”活動,通過集菜的模式,帶動著后浪們在B站上學習做飯,而年輕人如今也開始借助B站記錄做飯的點點滴滴。

易觀千帆發布的《中國美食內容消費用戶洞察2021》顯示,以抖音、小紅書、B站、快手等為代表的綜合內容平臺,正在逐步取代美食垂直內容社區,成為年輕人們觀看美食內容的主要選擇。

大平臺相繼涌入做飯市場,不僅僅是看中疫情之后年輕人對學習做飯的需求轉變,同時也希望將做飯這個垂類融合到自身的內容體系內,從而去挖掘這塊垂類市場的商業化潛力。甚至在這些平臺中,出現一個直播做飯的“劉畊宏”也并非不可能。

(文中出現李星、石磊、施麗、徐飛皆為化名)